马拉西亚奥理会狐疑政坛花300万为李宗伟聘律师

图片 1李宗伟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吉隆坡10月11日消息,大马羽坛一哥的李宗伟在近日受访时分享了昔日年少时羽球生涯的艰辛成长经历,当时的他因家庭经济拮据,甚至无力购买一把新球拍。

据马来西亚媒体报道,大马奥理会质疑政府耗资约300万令吉,聘请英国律师为涉禁药风波的大马一哥李宗伟“打官司”。

李宗伟退出香港赛

李宗伟接受采访

叶诚万

李宗伟透露自己年幼时,父亲李亚财在仅有800令吉的收入下独力供养他与另外4个兄弟姐妹,而自己本身使用的球拍还是向父亲朋友借来的。

大马奥理会秘书拿督谢国骥指出,据他了解,政府耗费约300万令吉聘请英国著名律师迈克-莫根的律师团负责李宗伟禁药上诉案,若此事属实,无疑是种浪费。

世界第一的大马男单一哥李宗伟,继此前已证实退出中国羽球首要超级系列赛后,又将缺席下周的香港羽球超级系列赛,使他征战迪拜世界羽联超级系列总决赛成疑。

     大马一哥李宗伟公开炮轰国家羽球队技术总监弗洛斯一事,如同抛掷一枚炸弹,炸开了国家羽球队表面上看起来的和谐与团结,震惊了大马体坛,而宗伟的发飙,也受到很多人质疑他患上大头症,甚至对于一手提拔他进大马羽总的弗洛斯忘恩负义…大马3届奥运银牌得主李宗伟昨日接受《马新社》专访时强调,他并没有患上大头症,更没有忘恩负义。

大马羽球男单教练叶诚万认为不能用没有世界冠军或奥运冠军来衡量李宗伟的成就,他那永不放弃追求胜利的决心与精神,才是他伟大之处。

他说:“因为我们家很穷,无力买下一把新球拍。”

“我希望媒体可以去问青体部长,询问到底花了多少钱来聘请英国律师。”

在退出今日开打的中国首要超级赛后,34岁的李宗伟原本应该至少要在下周(11月22日)开打的香港超级赛中打进复赛,才能确保他入选12月14至18日举行的世界羽联超级系列总决赛。

  18年来不曾对抗任何教练  在国羽长达18年的宗伟,过去不曾有传来他在国家队纪律问题。但这一次,对媒体公开砲轰国家队掌舵人丹麦籍教练弗洛斯,让人大感意外,这起事件甚至已让一部份人批评,认为宗伟不该这么做,尤其这般无理对待教练。

叶诚万不但曾夺得世界冠军,同时也曾协助印尼夺得汤杯,但是他今早在大马国羽集训结束后受访时表示,李宗伟19年打球的生涯中,不能以没有世界冠军或奥运金牌来衡量。

接着一哥回忆起自己得到人生第一把球拍,是在生涯参加首个以美禄(Milo)冠名的羽球锦标赛。

“即使只有李宗伟一人到荷兰出席听证会,他也一样被判禁赛8个月,政府没有必要花巨额经费聘请律师辩护,因为宗伟不能否定他体内含有地塞米松药物。”

伤未愈又发高烧

  对此,宗伟解释说:“我一直都很尊敬教练,包括所有曾执教过我的教练。我在羽总的18年里,不曾与教练对抗或起争执。事实上,我接受羽总聘请的所有教练的训练,我也没有提出过特别要求。这起事件并非是我要与教练对抗,我只是对整件事的发生感到失望。”

癌后康复仍有强烈征奥运决心

“尽管我知道父亲没有钱,但他还是买下了一把Pro Kennex球拍给我,这花费了160令吉。”

他对星洲日报说,事实上,禁药风波可以迅速处理,政府没必要破费聘请外国律师辩护,当局可以盘问李宗伟的主治医生,到底让宗伟服用什么药物,宗伟是否知情,若医生出现偏差,政府可以控告该名医生。

然而,随着3届奥运会银牌得主李宗伟证实退出香港超级赛后,这意味着他征战总奖金高达100万美金(约433万令吉)的世界羽联超级系列总决赛的机会不明朗。

  对于大马羽总署理会长拿督斯里诺萨要求宗伟与弗洛斯双双放下自尊,以和为贵一事,宗伟表示:“我一直都很尊敬拿督斯里(诺萨),而且经常都听取他的建议。我认同他,我们必须一起寻求解决方案,但我必须再次强调,这不关自我不自我,但我仅仅是对这次事件感到遗憾。这不该发生的,毕竟我们都有共同的目标。”  缘起在上周常规训练时,李宗伟在大马羽总新的球馆不慎受伤,却听见弗洛斯在一旁笑他,此后还评论认为宗伟是时候该退休,从而令宗伟忍无可忍,公开砲轰弗洛斯,并表示如果羽总不重视球员的福利,他宁可退出国家队。

他表示,每一位球员的目标不一样,最重要的是李宗伟的打球生涯中,经历过无数的风风雨雨、重重的考验,纵使在患上鼻咽癌康复后,医生只亮出黄灯,但是宗伟内心依然要五征奥运。

为买球拍努力打工

“医生把药给病人吃,医生需负起责任,若是宗伟自己擅自在外面买药吃,自己则需负责任。”

国家羽球队男单教练叶橙旺透露:“宗伟目前发烧,而且他腿筋受伤还未完全痊愈,如果无法以最佳状态去比赛,坚持去比赛那是不明智的的,因此他也退出了香港公开赛。”

  对于宗伟此举,有不少球迷认为宗伟患上了大头症,今年将满35岁的宗伟表示:“大头症?如果我傲慢,我只会等到羽总换了新场馆地胶才训练,但我投诉之后,羽总未更换地胶,我仍继续日常训练,因为我知道我有重要的任务,参加全英赛,因为这项比赛具有声望,它对我具有重要的价值。”

他说,宗伟不只是为了自己追求奥运金牌的梦想,但是也肩负着国家希望的重担,所以他有着负责任的态度,在叶教练心目中,宗伟的精神是大家值得尊敬的国家偶像。

接下来谈到自己13岁那年,他已经能够使用脚车去住家附近的运动商店打工,赚钱买下更好的球拍。

不过,他也指出,一般情况下,受伤的运动员若服用药物作为治疗不算违法,若是在比赛期间被验出就违法,这是矛盾情况。

叶橙旺表示,宗伟仍有机会晋级总决赛,但必须要看其他选手的成绩。

  “我已接近退役生涯,我不需要等到现在才来逞英雄,你们有看过我像这次这么生气吗?这次,弗洛斯真的完全挑战我的耐性。”  米士本李矛才是恩师

宗伟因健康退役实属被动

“为一把球拍串线能让我赚取1令吉,而在一天内我能为20至30把球拍串线。”他要求老板把自己赚得的工资全部留住,为新球拍买单。

推翻药检结果机会渺茫 “禁赛8个月裁决合理"

6名选手有机会超越宗伟

  宗伟:助我成顶尖球员

他表示,他不会拿宗伟的成就和中国的林丹或印尼的前奥运冠军道菲比较,因此他不会因为宗伟没有世界冠军或奥运金牌而伤心。

然而,悲剧却不幸发生在宗伟身上,他的家里被小偷光顾,4把辛辛苦苦赚回来的球拍都被偷走了。

此外,谢国骥认为,李宗伟被禁赛8个月是合理的裁决,但他认为若律师团没有拖延听证会长达两个月,李宗伟应该只是被禁赛6个月。

根据世界羽联规则,只有在12站超级系列赛累绩最高分的前8名选手,才能够参加总决赛。目前,宗伟以43510分排名第5,香港的伍家朗(40100分)、艾瑟逊(39120分)以及德国的兹维布勒(38230分),分别排在宗伟之后,依序第6至第8。这3人有机会超越宗伟的积分。

  宗伟表示,自己一直以来都忍耐弗洛斯对待他的态度,而他的两位教练叶橙旺与郑瑞睦也劝他要忍耐,他说:“但这次弗洛斯的态度真的太过份,感觉就像似要摧毁我…我真恼火了。”

他说,一般球员退役主要是受伤和没有能力,但是宗伟退役的例子是不同的,想起整个事情的经过,他依然难以忘怀。

“当时我非常失望,我要如何在没有球拍下打球?我本身的经济情况可不容易买下球拍。”他提到教练在后来给了自己两把球拍。

他表示,李宗伟要上诉推翻药检结果的机会是非常渺茫,因为A瓶和B瓶样本是源自一个样本。

而目前排名第9的台湾名将周天成(32860分)与第11名的许仁豪(32580分)以及第10名的香港选手黄永棋(32650分),也有机会逆转宗伟。  顺萤也要努力首要超级赛的冠军可得11000分,亚军也有9350分;而超级赛的冠军则可得9200分,亚军是7800分。

马拉西亚奥理会狐疑政坛花300万为李宗伟聘律师,米士本李矛才是团结恩师。  宗伟此前抨击,弗洛斯在他备战里约奥运会期间,将男单组分为两组,没让他获得其他年轻球员一同陪练,似乎有意阻碍他征战里奥争取佳绩。

去年连征马印两站咬紧牙关 回国后一通让人担心的电话

“只有上天才理解我的感受,我能够‘从无都有’并持续自己的梦想都得感谢教练的出手相助。”

谢国骥曾提到,一般国家队球员服用药物非常谨慎,并且很注重饮食,药物通常是由国家体育学院或国家医药队提供,因为即使不是药品,如果赛前喝过量浓咖啡,也可能因为含有咖啡因而药检不过关。

除了宗伟,大马头号混双陈炳顺与吴柳萤,也要为总决赛积分努力,两人目前仅排在超级赛积分榜第8位。

  弗老当年推荐进羽总不过,不少球迷认为,当年弗洛斯首次来马执教国家队时,正是弗洛斯发掘李宗伟,将他引荐进羽总。如今宗伟如此态度对待弗洛斯,如同忘恩。

他表示,在宗伟去年夺得大马超级750赛冠军后,他还问过宗伟会累吗,宗伟表示还可以,要去打印尼超级1000赛,结果在16强后他就感到疲累,但宗伟依然还要尝试坚持,直至半决赛输给桃田贤斗。而那场比赛就成了宗伟生涯最后一战。

宗伟的羽球之旅始于10岁起,每周3次乘搭至少1小时的巴士往返大山脚(住家)和日落洞的羽球学院,持续7年后终于加入国家队。

“即使去普通的嘛嘛档吃东西,也可能会有药检不过关的风险。”

来源:星洲日报

  对此,宗伟坦言,当年确实是弗洛斯推荐他进羽总,他确实有为羽总做出贡献,但他强调,弗洛斯就仅仅做这一件事,真正助他成为一流选手,却是其他教练。

他说,在回国两三天后,宗伟就致电给他叫他到其家里,他当时就心里感到有点不妙,因为自从禁药事件后,患上鼻咽癌,这是宗伟羽球生涯中最大的挑战。

初到国家队日日哭泣

李宗伟复出重振士气 盼里约奥运破金牌荒

  他说:“我承认是弗洛斯将我带进体校的(国青队),但我并非一个人,而是一批球员一同被引进国青队。但在体校,我由其他教练训练,并非弗洛斯。从那,我升上国家队,然后是米士本教练发掘我的天份的,随后是李矛(中国籍教练),之后再继续由米士本执教。在他们的执教下,我突破成为顶尖球员。我一直知道,弗洛斯表示他是我成功背后的伯乐,也许他忘了,当年他带进一批球员,为何他不提其他的人?我只希望这反映当年真实的情况。”

谈到宗伟若是没有患上癌症,是否有机会在明年东京奥运争夺金牌时,叶诚万坦承,由于年龄的关系,宗伟要在明年东京奥运赢得奖牌的机会是存在的,但是要争金,就较难,尤其是2016年里约奥运决赛错失金牌,也错过最佳的机会。

由于从未有过在外生活的经历,宗伟当初独自来到国家队后的生活感觉孤立,每天都会情不自禁地哭泣。

另一方面,谢国骥说,李宗伟是紧守运动守则的选手,在这起风波中,他俨然就是受害者,所以相信禁赛期绝对不会长达1或2年。

  没必要高薪聘外国教练

2次与世锦赛奥运冠军擦身而过

“我每天都会与妈妈通电话,告诉她我的情况,我一直说着想要回家,不想再成为一位羽球选手。”

他表示李宗伟复出后能帮助大马羽球复兴。“若李宗伟有参加本届东运会,那很可能助我国夺得金牌,而大马在苏迪曼杯羽球团体赛中也将更具竞争力。更为重要的是,李宗伟能参加明年的奥运会,我希望他能打破金牌荒。”

  本土教练也能做得出色

他说,他执教李宗伟的绩效目标就是协助他力争世冠或奥运金牌,可惜在2015年世羽赛决赛和2016里约奥运决赛,都是输给谌龙,因此无奈功亏一篑。

然而,宗伟表示妈妈的一席话点醒了他。“妈妈告诉我这是自己难得能为国家出战的机会,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所以自己不该轻易放弃。母亲的话让我斗志昂扬,自那时起我就没有退缩的念头了。”

李宗伟早前曾表示他若能赶在东运会前复出,那也只会参加团体赛,因单人赛与其中一个赛事撞期,加上没有纳入奥运积分的范围。

  宗伟强调,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忠于大马羽总,即便发生羽总革职其恩师米士本事件,他也没有与羽总对抗。

他表示,在他执教李宗伟所取得的成就,也并非单靠他一人,毕竟还有其他教练如郑瑞睦,以及国家体育研究院、国家体理会和大马羽总等,是一个团队的努力。

宗伟不忘感谢对其照顾有加的舍监刘金土,帮助他应付了思乡之情和适应新环境。

至于今年8月10至16日在印尼雅加达举办的世羽赛,目前世界排名第30的一哥恐难以争取足够的积分参加。

  “不知不觉,我在羽总18年了,我已接近退役,同时,我希望自己能帮助年轻球员,通过与我训练和陪练,提升他们的水平。但如今的事件进展,令我感到很累,我只是想要专注在比赛和球场,但似乎有人要阻止我打球的机会,并希望我退役。”

他说,他一直都很想协助宗伟争取大赛冠军,所以他与羽总就签至明年12月。

满意所得成就

询问谢国骥会否担心久疏赛场的一哥复出后状态不佳时,他说:“不会,在禁赛期间他几乎每天都有训练,我相信他的状态仍保持的很好,复出后需要找回的只是比赛的感觉。”(据星洲日报)

  他反问:“我有做错了什么吗?我的水平有急速下滑吗?还是他(弗洛斯)对自己的计划没信心?也许外人不明白,他们现在看到很多年轻球员似乎都有成绩,但很多年轻选手赢得的比赛仅仅是低级别的国际挑战赛。我不认为我们需要付出那么大笔的钱,去聘请一名外国教练,只训练球员在小比赛取得成绩,本土教练也能做得到。也许仅仅因为他是外国人,大家就认为他有成就。但如果是本土教练,(这样的成绩)就会遭到抨击。”

暂时未考虑回印尼执教

“过去的种种经历到如今的高度,我现在很满意自己取得的成就。”

  宗伟相信,如果高薪聘请本土教练,他们甚至能做得更出色。

谈到印尼羽总曾尝试招他回去执教时,叶诚万表示,他目前尚未考虑此事。

不过,宗伟最遗憾的还是未能帮助大马拿下奥运会首枚金牌,他连续在2008年、2012年和2016年奥运会都得到男单银牌。

  不以年龄打击自信

印尼羽总也受到该国政府的要求,以招回在国外执教的其他著名羽球教练如:在泰国的雷西等,以协助王莲香将印尼羽队迈向辉煌的成就。

“我已经付出了所有,但终究得面对事实,虽然这并不容易,唯我选择接受。”

  宗伟想争明年亚运金牌对于自己年龄已高,宗伟坦承说:“我承认我已不年轻,但我不曾以年龄作为打击我信心的借口。只要我还有力气,我会继续为国家比赛。也许很多人忘了,以我这把年纪,还是世界排名第1,而其他国家队的男单球员没人能打败我,这反映国家羽运的不理想情况。”

来源:星洲日报

  “也许我至今没有赢过任何大赛冠军(世界锦标赛、奥运会),但这就是推动我继续要在8月在格拉斯哥冲击世界冠军的动力,甚至是明年雅加达亚运会金牌。这是我想继续打球的动力。没有人能逼我退役,因为我知道自己甚么时候才会退下来。相信我。”

本文由奥门新萄京8522发布于综合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马拉西亚奥理会狐疑政坛花300万为李宗伟聘律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