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倒时还被取笑,是否退役我做主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南方日报讯 北京时间8日,据马来西亚媒体报道,马来西亚羽毛球“一哥”李宗伟由于不满马来西亚羽协技术总监弗罗斯特的专横行为,双方的关系日益恶化,他本人正准备退出大马羽协。

李宗伟很沮丧

新闻报道截图

李宗伟

这样的对决还会出现吗

尽管长年贵为马来西亚羽毛球“一哥”,但李宗伟与马来西亚羽毛球协会(以下简称“马羽协”)的关系非常紧张。李宗伟认为马羽协技术总监弗罗斯特独断专行,并做出过许多对运动员不负责任的行为。

     (吉隆坡7日讯)世界排名第一的大马男单一哥李宗伟周六在刚使用不到一周的新国家羽球学院新球场上滑倒受伤,被迫退出下个月的全英首要超级赛,一哥随后炮轰大马羽总未能及时处理新塑胶地垫很滑的投诉,否则受伤意外可以避免。

    北京时间2月8日消息,据马来西亚星报报道,李宗伟与大马羽总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已经准备退出大马羽协BAM。

    (吉隆坡8日讯)“就算我退出国家队,我依然不会放弃争夺世界冠军的梦想!”

    上周六,“大马一哥”李宗伟在训练中滑到导致韧带拉伤,因此他指责羽总没能及时处理自己关于新场地塑胶地垫的投诉,并强烈谴责弗罗斯特不关心自己受伤情况,只质问教练自己是否退役的问题,加之一直以来,和马来西亚羽总以及弗罗斯特有着很深的积怨,李宗伟愤愤表示将退出马来西亚羽总。

上周六,李宗伟在马来西亚国内的国家羽球学院新球场上滑倒受伤,被迫退出下个月的全英羽毛球超级赛。李宗伟指出:“这座球场投入使用不到一周,队友张育汉之前在场上滑倒后,我已告诉教练叶诚万新塑胶地垫很滑很危险的情况。我在新地垫上训练时感到不适,必须小心翼翼,其他球员也一样,但没人听我们的反映。”

  34岁的宗伟在训练中滑倒受伤,检查结果显示他遭遇左脚膝盖内侧副韧带(MCL)撕裂的伤势,预计需时3至6周治疗与复原,他也因此将错过新赛季第一项超级系列赛──全英赛。

  现世界第一、大马羽球名将李宗伟退出马来西亚羽协的原因是不满协会技术总监弗罗斯特的专横行为。两人原本就关系紧张,在最近的受伤事件爆发之后,李宗伟正式做出了退出协会的决定。

  大马世界羽球一哥李宗伟今日在接受《星洲体育》的访问时强调,虽然他日前训练中滑倒受伤,被迫休息3至6个星期而错过全英羽球赛,但是他依然会坚持参加今年8月的格拉斯哥世界羽球锦标赛,以完成夺得世界冠军的目标。

图片 5

据李宗伟的教练叶诚万透露,今年以来,李宗伟的状态出色,他计划冲击今年的世锦赛男单冠军,然而突如其来的受伤打乱了李宗伟的计划,他不得不休战3到6周。对此,李宗伟认为马羽协未能在已告知场地情况下有所作为,导致了自己和队友受伤。“这次受伤本来可以避免。”李宗伟表示。

  宗伟表示,如果羽总早前有听取他的要求,更换被投诉很滑的新塑胶地垫,原本可以防止本次不幸的受伤意外事故发生。

  李宗伟上周六在刚使用不到一周的新国家羽球学院新球场上滑倒受伤,被迫退出下个月的全英首要超级赛。感到不满的世界第一表示:“这次受伤原本可以避免。队友张育汉上周在场上滑倒后,我已告诉教练叶诚万新塑胶地垫很滑很危险的情况。我在新地垫上训练时感到不适,必须小心翼翼,其他球员也一样。如果意外在其他情况下发生,我不会感到生气,但我就是因为羽总未能马上采取行动而受伤。我非常失望与沮丧。”李宗伟怒斥大马羽总:伤本可避免 滑倒时还被取笑李宗伟韧带拉伤将缺席全英赛 教练:需3到6周恢复

  去年里约奥运会再次与金牌擦身而过,连续三届奥运摘下银牌,但是年届34岁的宗伟,依然坚持初圆世界冠军的梦想。在过去的世羽赛征程中,宗伟曾4次打进4强,3次夺得亚军及1次季军。

  对此,马来西亚羽总在当地时间8号给出了回应,羽总秘书拿督黄锦才在“国家羽球学院球场”声明中表示:“大马羽总对于拿督威拉李宗伟上周在新国家羽球学院新球场训练中滑倒并膝盖受伤的不幸意外深感遗憾。我们将给予宗伟一切治疗膝伤和重返赛场所需要的协助。希望他能在缺席全英赛后尽快复原,复出参加国际比赛,并在2017年8月的世界羽球锦标赛恢复最佳状态。”

同时,李宗伟将矛头直接对准了弗罗斯特:“我已经对弗罗斯特失去了耐心。这次受伤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并没有关心我的受伤情况,而是质问我的教练我是否要退役,为什么?他不想让我继续打球了吗?我真的很受伤。”

  张育汉上周也滑倒

  李宗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已经对弗罗斯特失去了耐心。这次受伤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并没有关心我的受伤情况,而是质问我的教练我是否要退役,为什么?他不想让我继续打球了吗?我真的很受伤。”

  在宗伟受伤后,大马羽总技术总监弗洛斯曾间接透露这次受伤,将提早让宗伟退役,令宗伟感觉好委屈。他认为退役的问题,该是由自己做出决定,并非是弗洛斯。

  对于李宗伟投诉的地垫情况,声明中说:“根据初步调查,我们相信新塑胶地垫可能会很滑的原因是它们还很新,而新建筑外目前正在进行施工工程,导致附近有大量的灰尘漂浮在新训练馆的空气中,然后掉落在塑胶地垫上。作为即刻补救行动,我们已更换3个球场的塑胶地垫,铺上此前冠军体育馆的旧塑胶地垫,同时也一天至少两次对塑胶地垫抹地以减少灰尘。”

事实上,早在去年里约奥运会期间,马羽协的一些做法就让李宗伟大为光火。“弗罗斯特为什么不允许我和年轻队员训练?他难道不知道这对运动员有好处吗?我觉得他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意见,他把政治带到了体育里。”李宗伟抱怨道。

  感到不满的宗伟表示:“这次受伤原本可以避免。队友张育汉上周在场上滑倒后,我已告诉教练叶诚万新塑胶地垫很滑很危险的情况。我在新地垫上训练时感到不适,必须小心翼翼,其他球员也一样。”

  事实上,李宗伟之前就对弗罗斯特感到很不满。

  退不退出由代会长决定

  声明中并没有解释为什么在李宗伟投诉地垫有问题后没有第一时间就及时处理,等到他滑到受伤才匆匆更换的原因,至于李宗伟要退出羽总的说法,声明里也没有正面回应,而是说:“我们借此机会感谢宗伟的合作,并将继续寻求他的建议,以改善新国家羽球学院。”

现在,李宗伟已经忍无可忍:“还有很多类似的事情,也牵扯到了其他运动员。每个人都不说话,但我不能。我对他不满意很久了,但是因为我听从了教练叶诚万的建议,所以始终保持耐心和冷静。现在看来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所以我准备退出马来西亚羽协。”

  “叶诚万也已通知羽总技术总监弗洛斯和总经理周赐福,但羽总并没有马上采取行动。”

  事情还要追溯到今年的里约奥运会,弗罗斯特不允许李宗伟和年轻队员一同训练。当时队员们被分成了两组,李宗伟在第一组,年轻队员在第二组。  “他为什么不允许我和年轻队员一起训练?当我还是小队员的时候,我就总是和大队员一起训练。而且还是在奥运会开赛前做的这种事情,我不能理解。”李宗伟说。

  询及是否其中有任何误会时,包括可能退出国羽的事,宗伟表示,他已与大马羽总代会长丹斯里阿尔阿敏谈了,所以一切都交由阿尔阿敏做出决定。  不过,宗伟强调:“即使是我退出国家队,我依然会坚持自己争夺世界冠军的目标,绝对不会因此而放弃。”

  而李宗伟矛头直指的弗罗斯特,此刻却缄口不言,有记者询问他对此事的回应,他只是搪塞:“你该去问羽总的其他人。”但据当地媒体报道,李宗伟和弗罗斯特现在的关系已是水火不容,每个人都可以感觉到二人之间紧张的气氛,当他们在新的国家羽球学院球场相遇的时候,彼此都不会有一个字的交谈。

目前,马羽协总负责人已经就李宗伟的决定与他进行了谈话,但是到截至记者发稿时马羽协没有就事件进行公开评论。

  羽总无可否认必须为此事受伤意外事故负责,宗伟更透露,他滑倒时还被某位羽总职员取笑。

  李宗伟补充道:“而且为什么要将队伍分成两组?年轻队员和老队员一起训练不是对自己更有帮助吗?他根本听不进去。体育和政治本来就不能混合,但是我认为他把政治带到了体育里。”

  不满受伤后被询及是否退役

  在里约奥运会后极力挽留李宗伟继续为国征战的马来西亚青年和体育部部长凯里此刻给予了他很大的支持,凯里表示:“李宗伟有权利决定自己的羽毛球命运,他是我们国家体育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始于2016年,旨在97名运动员中有人能够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获得马来西亚史上首枚奥运金牌),只要他还想打羽毛球,我们就会一直支持他。”

滑倒时还被取笑,是否退役我做主。  宗伟补充说,羽总只在意外发生后的星期日,才更换18个场地中的3个新塑胶地垫。

  “还有很多类似的事情,也牵扯到了其他运动员。每个人都不说话,但我不能。我对他不满意很久了,但是因为我听从了教练叶诚万的建议,所以始终保持耐心和冷静。现在看来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所以我准备退出马来西亚羽协。”李宗伟最后说道。

  宗伟:弗洛斯无权过问我未来

  李宗伟也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坚定表示:“即便我退出了羽总退出了国家队,但我也不会退役,我不会停止对于世界冠军这个目标的追求。”

  “他们等到意外发生后才采取行动,这不是正确的方式。”

  目前,大马羽协总负责人已经就李宗伟的决定与他进行了谈话,但是到新闻曝光时大马羽协没有就事件进行公开评论。

  在昨日,因意外滑倒而受伤的宗伟不满大马羽总技术总监弗洛斯事后的处理方式,结果与这位当年慧眼召他进入国家队的丹麦名宿关系恶化,并表示做好离开国家队的准备。

  错过全英赛战中国双雄  “如果意外在其他情况下发生,我不会感到生气,但我就是因为羽总未能马上采取行动而受伤。我非常失望与沮丧。”

  (狮狮狮狮)

  宗伟上周投诉新国家羽球学院新塑胶地垫很滑要求更换不果,最终造成他不幸在训练中滑倒左脚膝盖受伤的意外,被迫退出下个月的全英赛。

  3届全英赛冠军宗伟也对于错过历史最悠久的赛事感到伤心与失望,本次全英赛吸引了中国双雄谌龙和林丹参赛,一哥因伤未能与他们同场竞争。

  直言已对弗洛斯失去耐心

图片 6

  非常不满的宗伟说:“我已对弗洛斯失去耐心,这次受伤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新场馆

  “最让我感到受伤害的,是弗洛斯处理我受伤事故的方式,他不仅没有关心我的伤势,反而问我的教练叶橙旺,我是否要退役,为什么他要这样问?难道他不想要我继续打球吗?我心里感到很受伤。”

  宗伟:担心生涯就此结束

  宗伟强调,只有他自己能决定自己未来的去向:“弗洛斯说这次受伤将结束我的职业生涯,他没有权力决定我的职业生涯。我很生气,只有我自己能决定是否挂拍,而不是他。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问了,他在奥运会之后也发出个问题。”

  回想起滑倒受伤的那一刻,宗伟甚至担心自己的职业生涯就此结束:“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我不想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我的羽球生涯。”

  “之前我都保持沉默,但这次我忍不住了,我准备好承担一切责任。”

  “我马上进行核磁共振成像(MRI)检查,还好他们告诉我只是内侧副韧带(MCL)撕裂,感恩伤情没有我想像中严重,但我仍然需要时间复原。”  叶诚万表示爱徒宗伟在新赛季初就受伤肯定非常失望:“宗伟在农历新年后的训练已开始火力全开,我很同情他的情况,因为他已很长时间没有比赛,也已为全英赛做好准备,但却发生受伤意外。”

  “我打到现在还代表国家比赛,不是为了钱或头衔,而是我对羽球的热爱,我经历种种低潮都没有想过退出。连青体部长凯里都不曾要求我退役,更何况是弗洛斯?凯里有询问我的伤势,我告诉他情况不佳。”

  (来源:《星洲日报》)

  两人里奥前已有芥蒂

  事实上,宗伟之前就对弗洛斯感到很不满。

  根据宗伟透露,事情还要追溯到去年8月的里约奥运会,弗洛斯不允许年轻球员和宗伟一同训练,这位3届奥运银牌得主质疑弗洛斯决定将男单球员分成两组的理由。

  当时由男单教练叶橙旺和郑瑞睦执教包括宗伟在内的球员分在第一组,另一印尼籍教练陈甲寅执教的年轻球员在第二组。

  宗伟说:“弗洛斯为什么不允许我和年轻球员一起训练?当我还是年轻球员的时候,我就总是和师兄一起训练。而且还是在奥运会开赛前做这种事情,我不能理解。”

  不满里奥备战分两组训练

  “而且为什么要将队伍分成两组?年轻球员和有经验的资深球员一起训练不是更有帮助吗?”

  “他根本听不进去。体育和政治本来就不能混合,但我认为他把政治带到了体育里。”

  宗伟补充:“还有很多类似的事情,也牵扯到了其他运动员。每个人都不敢说话,但我不会。”

  “我对他不满意很久了,但因为我听从了教练叶橙旺万的劝告而没有公然抗争,叶橙旺一直告诉我保持耐心和冷静,我尊重他。但现在我已失去了耐心,我很生气,如果再没有解决问题的方案,我准备退出国家队。”

  宗伟已经与大马羽总代会长丹斯里阿尔阿敏晚餐并面谈自己在羽总的未来,预料羽总会尽快找出最佳方案解决这次风波。

  弗洛斯:不明宗伟为何生我气

  这次风波事件的主人翁之一弗洛斯如今正处在风口浪尖之中,他接受《星洲体育》询问时表示,他不要做任何回应:“宗伟很生气与不满我,我也不知道为甚么。但现在这个时刻,我最好还是不做任何回应。”

  弗洛斯是在2015年1月重返羽总,担任技术总监一职。

  诺萨郑瑞睦均不回应

  与此同时,大马羽总署理会长拿督斯里诺萨和大马男单教练郑瑞睦均没有对此事有任何回应。

  (来源:《星洲日报》)   

本文由奥门新萄京8522发布于综合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滑倒时还被取笑,是否退役我做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